全世界最酷炫的我

天真有邪(五)

马龙出差了,方博一个人在家无聊。

天也无聊,地也无聊,人更无聊。

其实马龙也委屈,刚开始热恋就异地,并不是人过的日子。

虽然马龙那边总是忙忙碌碌,手头还有一堆事情要做,可还是一到晚上就迫不及待的和方博视频。

再忙也想见你一眼,哪怕只是看着你和队友开黑,哪怕只是听着你睡着后的平稳呼吸。

就靠着这样的视频马龙熬过了出差,终于到了家。

本来队里订了第二天白天的机票,可马龙一定要固执的坐最早的红眼航班回北京。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三点了,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床头的小夜灯还亮着。马龙草草洗了个澡就钻进了方博的被窝。还没供暖的北京有点冷,方博可能是感受到了热源,就情不自禁地往马龙那边拱了拱,手脚并用地缠上了他。马龙亲了亲方博的头顶,掖了掖被角,也闭上了眼睛。

方博睁开眼的时候马龙已经醒了,躺在他旁边不眨眼的看着他。方博脸唰一下就红了,“不是说今天的飞机吗”。

“太想你了”,这次换作马龙手脚并用缠住了方博,“睡觉怎么不关灯。”

“都是你,从咱俩宿舍搬出来以后,不开夜灯总睡不踏实”,很不好意思地承认了这个事实,一头扎进了马龙的怀里,“都是你害得。”

“都是我不好。”

“要赔我。”

“怎么赔”,马龙低头吻了吻方博的发旋,“我的下半辈子够不够?”

“不够”,方博张牙舞爪的抬起头,“你从什么时候喜欢我?”

“不知道,我发现的太晚了。”

“那你能喜欢我多久?”

“永远喜欢你。”

“这还差不多”,方博满意的缩起了脖子,就着满屋子的阳光翻了个身,闭上眼又睡着了。

原来爱是这样一种温柔,让我甘愿放弃所有自由,任凭自己被你的习惯一点一滴全部占有。

FIN.

#越写越烂的烂尾文本文#

乒乓球一直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就改啊改
现在好了
开始患寡了

天真有邪(四)

写在文章前的废话:一睁眼真的被大家的热情吓一跳。之前很久没更新,自己都以为要坑掉,却还是坚强的爬了回来。我这个人啊,三次元生活顺遂的时候是不会想着写文的。最近真的很多打击,时差党很多事憋在心里要爆炸也很难找到合适的人说。谢谢你们的喜欢和推荐,让我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情还有些意义。给你们全世界最大的啾咪!明天有一个很重要的面试不能更文,但是周末会努力写哒!(๑•̀ㅂ•́)و✧


    马龙还没退役的时候曾经问过自己许多次想要和谁一起面对未来奔腾不息的岁月长河,那个时候他心中只有一个隐约的轮廓和不敢去确定的答案,在方博落荒而逃后,连那点隐约的轮廓都消失的干干净净。所以迅速的相亲结婚,想着重回人生正轨。


    可现在,方博就躺在他眼前,眼眶含泪,委屈到不行。当马龙含住方博的嘴唇时,他想起小时候在铁路边玩时常听到的铁轨被钣回原位的咔哒一声。


    像是螺丝完美的嵌入螺母,夏天一口咬掉甜筒尖,煎鸡蛋完美的翻了面。马龙想,这他妈才是我的正轨。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344/sh/f9c867d9-09f1-4c6c-9bf1-a17ce8366da4/8664ca4212cfa3cad390e0d83a51f923    

(一辆婴儿车)


TBC

 

 


天真有邪(三)

tag被炸了我又想更文了 麻烦大家点一下推荐咯

和马龙同居的日子就这么波澜不惊的展开了。其实说是同居,充其量也就只是多了一个室友罢了。马龙要去队里带训练,朝九晚五,生活极其规律,方博又是个早上起不来晚上有应酬的,所以碰面的机会也寥寥可数。有的时候方博醒来盯着卧室雪白的天花板会感到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仿佛再闭一下眼客卧里马龙的东西就能瞬间消失。但是桌子上的早餐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面包煎蛋牛奶,马龙留下的,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但对于方博来说,少了哪一样都不能算早餐。“就像马龙……”想到这里,嘴里的面包突然变得粗糙又难以下咽,“这些年,我仿佛也少了些什么……”被自己突然琼瑶附体的念头恶心到,赶忙把剩下的面包使劲扔进垃圾桶。不,小爷我才不是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我要去拥抱森林。



心里这么想着,却也是有贼心没贼胆。晚上应酬完拒绝了合作商续摊的邀请乖乖夹着公文包找了代驾回了家。打开防盗门的时候马龙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吃橘子,电视里的保姆小张和炸油条的小刘正在月下幽会,马龙看得目不转睛心无旁骛,手上行云流水地把橘子一瓣一瓣丢进嘴里。方博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穿着橘色羽绒服的马龙,那时候还不是龙队,也不会打发胶,只会穿着橘色羽绒服缩着手走在雪地里……想到这忍不住笑出了声,噗嗤噗嗤停不下来。马龙像看神经病一样扭头看了他一眼,拍了拍手,进卫生间洗澡去了。



听着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声和断断续续的唱歌声,方博笑得更厉害了,干脆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捞起马龙刚刚靠着的靠垫塞进了自己怀里,使劲闻了闻上面的味道。浴室里已经是唱完了热门金曲,哼起了沧海遗珠“缓缓飘落的枫叶像思念,为何挽回要赶在冬天来之前…”方博收了收胳膊,把抱枕抱得更紧了些,小声的跟着唱“爱你穿越时间,两行来自秋末的眼泪…”里面的马龙没意识到外面的和音,兀自地飚着高音,“……我要的只是你在我身边。”



等马龙围着浴巾出来时,方博正四仰八叉的趴在沙发上。马龙以为他睡着了,赶紧走过去企图把他拉起来,“大博,先洗漱再睡。”方博却仿佛回到了四岁,任马龙怎么说也不肯爬起来,大头朝下死命往沙发上扎。马龙没办法,只能认命的去卫生间用热水投了块毛巾,再回来给他擦脸。可方博依然是不愿意马龙拉他,只是拼命挣扎,把自己的脸使劲往沙发垫上压。折腾了五分钟,马龙终于耗尽了温柔,带着火气地把方博的两条胳膊往身后一锁,伸手把他的头掰朝外面向着自己,刚要劈头盖脸一顿骂却发现了方博红着的眼眶。于是半个发火的字眼都吐不出来,原来熊熊燃烧的怒火瞬间变成了一片温柔到溺得死人的大海。



“大博,你哭什么啊,谁欺负你了?”

“你跟我说,我帮你欺负回去。”

“还是我惹你生气了?是不是刚刚抢在你前面洗澡你不高兴了?”

“方博你说话呀,你要吓死我啊。”



马龙越问心越急,方博越是一言不发。马龙干脆不问了,只是蹲在沙发旁边顺着方博额前的碎发,捏捏他的耳垂。电视里卖油条小刘老家的老婆来了,保姆小张做了不知情的小三在雇主家哭的凄惨,方博突然就张口:“马龙,你什么时候能对着我唱那首歌呢。”



客厅里静悄悄地,沙发垫上突然晕开了一片水渍,马龙按着方博的后脑勺,用力地亲了上去。

眼泪什么时候才会有流干的那一天呢。

每次我绝望的时候感谢身边的人把我拉回来

谢谢你们

天真有邪

没有写作大纲的我还没想好怎么标章节号,可能会是一个又臭又长的故事吧。

各位平时用lofter都如何排版,求指点。

                                                                                      

方博不是没和马龙做过室友,相反,退役前有一段时间,他和马龙天天同处一个屋檐下。那时候马龙刚刚退役,留队当了教练,申请和他住到了一间屋子。方博很奇怪,向来号称睡眠浅害怕黑的队长为什么会放弃单间选择和他这个呼噜一哥同住一屋,于是总是想从马龙嘴里套出答案,可每当聊到这个问题,马龙要不就是躲躲闪闪语焉不详,要不就是开着玩笑岔开话题。时间一久,方博也就不再问了。那时的马龙总喜欢拉着他在休假时窝在寝室看电影,钢铁侠、美国队长、雷神、复仇者联盟,方博对于超级英雄是不感兴趣,有一次甚至看到一半就被那些爆炸特效闪得眼晕,嘴里念叨着队长我眼睛疼稍稍闭会儿眼,然后就会头一歪睡过去。

 

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方博躺在床上盖着棉被记忆有那么一点断片。窗帘拉得很紧,屋子里漆黑一片只亮着一盏小夜灯,马龙就在灯下抱着双腿盯着电脑,电影正演到美国队长揣着女朋友的照片登上战机,马龙抽出一张纸巾按了按眼角,轻轻吸了一下鼻子。方博不知为何突然就鬼使神差偷偷拿起手机,拍下了马龙蜷起的侧影。心跳突然就像爆裂的鼓点,砰砰砰响彻整个房间。

 

第二天早上方博就找到了主教练,挠着头笑呵呵地说:“我睡觉总打呼噜,龙哥总睡不好,我还是去折腾大番吧。”马龙看着方博把行李一件件搬出寝室,弯着身子露出一条浅灰色的内裤边,喉结上下动了动,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从那后没过多久,马龙就找到了女朋友并且风快地结了婚。

 

搬家公司的卡车是在第二天早上到的,拉来了一车行李和一个精神抖擞的马龙,方博划开箱子发现里面全是手办,无奈地歪头,“我说队长,就算是净身出户你也要带套家居服吧,你穿的西装革履的一会怎么收拾房间?”

 

“你又不是没有”,马龙一边小心翼翼地往外掏手办一边抬头望着他笑,“帮我找一套吧,我先穿你的就行。”

 

望着马龙的一排白牙方博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傍晚。那张照片一直躺在他的相册最深处不敢打开,但也从没删除。

 

他太坏了,方博想,坏到和他住在一起仅仅那么短短半年多,自己就染上了那么多马龙才有的习惯:失眠时总要开着小夜灯,漫威出了新电影总是忍不住去看,再也不敢拉上窗帘睡午觉。但他又那么好,所以开着小夜灯时他总觉得马龙还睡在他旁边那张床,看漫威的电影也总盼着会有人在他旁边吸吸鼻子或者笑一笑,每次午睡醒来总会期待有个身影蜷在床脚。

 

现在回头想想,与其说是发现自己弯了这件事让当年的方博难以接受倒不如说当年发现自己喜欢马龙这个认知让他落荒而逃。这么多年来方博总觉得随着时间过去自己就算再也回不到直男的状态也能遇上另一个不知根知底的、也不怕失去的男人,但他却绝望地发现,喜欢这种东西无关性别无关取向,他不喜欢男不喜欢女,他只是喜欢马龙。

 

想到这里,方博狠狠地取下刚洗好晾干的睡衣,一个正手爆冲丢给了马龙。睡衣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稳稳地掉在马龙头顶,方博内心警铃大作,“完蛋了,这个切开黑肯定会报复回来。”


果不其然,马龙慢条斯理的摘下头顶的衣服理了理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碎头发,“大博呀”,他抖着手里的睡衣笑眯眯地望着他,“我好像也没带内裤,借我一条呗?”


方博手指着马龙抖啊抖,脸憋得通红终于挤出一句话:


“马龙,你蔫儿坏!”


TBC

 

码字没状态,想要的感觉写不出来。不过好歹交代清了一点前因,下一章可能就是同居日常了吧。(๑•̀ㅂ•́)و✧

大家想看哪些情节请尽情留言

天真有邪

大概就是一个摆脱懦弱勇敢面对自己的俗套爱情故事吧

灵感来自林宥嘉《天真有邪》的歌词

“爱人 你太知道害一个人怎样害一生”

先写一章试试水

有人看就会接着写下去

                                                                                                       


“马龙才不乖”,方博双眼失神地瞪着天花板念叨起了这句话,接着又在床上烦躁地翻了一个身。

 

    方博失眠了,数羊数到自己要被羊群包围,但是困意依然在和他捉迷藏。他突然忍不住回忆以前在队里的琐事。然后那个名字就会闪现在他眼前,躲也躲不开。“马龙看上去确实乖”,方博踢了几下被子,烦躁地打开了床边的小夜灯,所以自己被他乖巧的外表欺骗貌似也是情有可原。夜灯的光打在天花板上,方博忍不住比起了手影,黑狗、蟒蛇、海鸥轮番登场,正想比个小龙人,疲倦就突然像潮水一样涌过来,淹没了方博的口鼻。

 

    第二天上午方博是被电话吵醒的,来电话的人是马龙,找他晚上去看拳击比赛。方博想到这里就气哼哼,打扰博哥我睡懒觉,你说这人乖不乖?

 

    下午收拾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对门的李大爷,李大爷笑眯眯地打趣他是不是要出去过节,方博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今天是中秋。退役后的每一天都过得平淡不惊,日升日落就是一天。挂在墙上的日历毫无征兆地变薄,肌肉线条悄咪咪地柔化,小区门口的流浪猫生了一窝又一窝,和马龙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方博把这些统一称为岁月。

 

    捷豹不出意外地被堵在了北二环,交通广播一遍又一遍地提醒广大司机朋友中秋佳节车流量大,请避峰出行,前面卡车的排气管突然吐出一团黑烟,方博眼前一黑赶忙摇上车窗。哪天看拳赛不行非要今天看,害得博哥我堵在路上吸尾气,你说马龙乖不乖?

    

到拳馆的时候比赛早就开始了,但方博还是看到了站在门口等他的马龙,穿着一身休闲装头发软软的贴在额头上,依然是十年前、五年前、三年前的样子。看上去真他妈乖。老友见面总是先寒暄几句,于是一边往拳馆里走一边聊着天,聊天内容无非是最近过的怎么样?工作还好?家里那口子怎么没和你一起出来?马龙脚步一顿,紧接着云淡风轻地扔出四个字:我离婚了。


拳台上戴红色护具的拳手被对手一拳击倒,观众席爆发出了一片掌声。在这片喧闹声中方博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仿佛被打倒的不是拳手而是自己。好不容易找回点思绪想说点什么安慰一下对方,马龙的下一句话彻底把他KO:我搬出来了现在还没地方住,能去你家住段时间吗?

 

方博看着对面那张天真无邪的脸,脑子彻底宕机。

 

马龙是真他妈的不乖。


TBC